废鱼

一条行走的死鱼

《沧石记.龙舞.且歌》

凑合着看看。
“一击掌时我已发觉空气中那股凝然的威严破碎了,化作云龙逃窜四去,但暗阁里愈发安静,隐约只有火焰爆裂的声响。
极静。
下一刻,龙腾,而舞。
我从未想过那件极长的赤龙纹黑朝在他身上能如此气势恢宏,他只是抬手,击掌,扬袖,步法曼妙,嘴角隐隐一缕冷笑,仿佛千年前那个总是在风雨中带着冷笑俯瞰天地的少年君主在他身上重临了,回忆中的人影隐隐合二为一,琴声在第一声闷雷炸响后轰然而出,如铁骑驰骋,兵刃上闪烁着冷寂的铁光。
火焰中的呼吸声和风声越发明显了,还有清晰的滴水声,但阵中的龙似乎放慢了步伐。
鞘中的剑孤啸,撕裂空气般的长鸣隐隐盖过琴声,下一秒,龙把手中的剑掷出,远处已隐隐穿来千万人的齐呼,那是最后一波攻城的军士,他们迫切地想踏入这座埋葬了他们无数同伴的,城池。”

《且歌》关于这首曲子我脑中常常会有这样一幅画面,深夜,年轻的龙子在城池最高处独舞,无人奏曲,他只是按着心中的琴声扬袖,击掌,步法翩然,脚边的云龙四窜而去,但城中仿佛身处地狱的千万人都听到了那飘忽凌厉的琴声,他们试图从烈火中挣脱,但却只能无望地昂头,仰望那个最高处的身影,听他在流融灿金的云层下放声而歌,声如裂羽,穿云而去。
夜空被接天的大火映亮,火中神明和君王都苏醒,却只能望着那人叹息,低低拍手应着他的拍子。
一曲舞毕,龙腾而去。
真是高傲孤绝到了极点的曲子。
仿佛天下就是这燃火的城池,众生煎熬,你却在最高处独歌,像个孩子一样只唱给自己听,还有故去多年的亡灵。
极悲,且歌。
龙化人形起舞时,会有隐约的腾龙相随。
《且歌》原本是最后一位龙帝与他的同伴年少轻狂时的乱翻出先祖改编后的曲子,年轻的龙们喝醉了就在空旷却灯火通明的宫殿击柱而歌,那便是首段,锋芒毕露,一如少年时的酒后狂歌。
但当且歌真正完曲时,故人和旧友都已故去,当龙帝最终整理出所有的曲谱时,其中一段便是征战时的破阵之乐,那是一首双人的舞曲,便是民间俗称的《且歌》。
“我回来啦。”
“哦……我忘了……”
“你们……好像已经离开很多年了啊。”



Keroreud:

 四个主要阵营到这里已全部登场,在此公开其背后繁琐的文字设定:

1. 清道夫 - Scavenger:回收失败者的战场收尾人(秩序·中立)
没有明确体系,由食腐物种集结而成的群体,平时中立,当前受委于十字军
由于战况恶劣,十字军没有多余的资源回收伤亡士兵
因此清道夫总是紧随其后,负责清除战场上遗留的已死和遭受不可复原的重伤的士兵
—— 不论是敌方还是我方的成员
报酬则是对于食腐者们来说无比珍贵的食物,二者呈互利关系。

曾有十字军的士兵在濒死时产生幻觉,将前来收尸的人面鸟群误认为宣告死亡的天使
“果然,乌尔班殿下的诺言是真的...”
带着美好的误解,以他所愿的方式离去了。

2. 丑角 - Comedian:无领袖,无立场,无诺言(混沌·中立)
由不属于黑白任何一方的自由人构成的无政府组织
象征着不受任何约制的鬼牌
亦正亦邪,神出鬼没,对十字军与“狼群”进行目的不明的干涉
甚至出现过与清道夫争夺尸体的行为 - 当然,不是为了食物

似乎与牧羊人纪元体系外的文明有着紧密的联系,就连观测者也没有与这类文明相关的知识量,目前正受到部分观测者们的密切关注。


3. 观测者 - Prospector:俯瞰世界,记录史诗(秩序·恶)
在界外记录着“人类” ——现在已经是拥有人类知性的生物统称 ——的文明发展的旁观者们

大体上由各个族系的魔神组成,其中包括了人们熟知的撒旦与戈尔提亚的直属族系等
(参见百科:恶魔分类)
从撒旦的分身之一“Verumus”第二次播下原罪之种后,人类史就开始向着不可预测的方向发展
与之前无限重复的历史趋势截然不同,这变化令观测者们感到了已经消失许久的新鲜感
如同昏昏欲睡的观众突然被精彩的表演唤醒一般
Levitos再一次起身带领剧作家们开始谱写诗篇
并将第二次播种后的历史进程称作“牧羊人纪元” (Era Pastorum)
而第一只待宰杀的绵羊吃下禁果的这天则被确立为E.P. 元年1月1日。


4. 十字军 - Crusade:驰骋疆场,战斗于棋盘之上的绝对正义(秩序·善)
故事的主角,纯白的棋子
隶属于所有“羊群”(新纪元的基督教别称)国家的军队
因宗教,战争与贪欲的三重催化,目前十字军的人数已壮大到使各国逐步军国化
集各种族的士兵于一体,从作战性能上来看没有任何缺陷

其最高领袖教皇被称为牧羊人
不论是士兵们,神职人员还是一般信徒,都对自己就是“人类”一事深信不疑。

十字军的战斗,表面上是扩张国土,清除异端
实际上是为了占领埋藏着智人遗骨的圣地,用尽一切手段彻底消灭“狼群”
(狼群:新人类的敌对方,数百年来企图复活被其奉为神明的智人,挖掘出牧羊人纪元所缺失的那段历史)
——这是被历代教皇死守,从未告诉过信徒们的秘密。


*第五阵营将于Day25解锁

乐乎长草…
生日快乐弟弟!
弟弟辣么可爱!笔芯芯!

愿你久据王座,与海浪礁石共生。
“没什么可为你做的了,我的Etano……”
“来吧,翊!要勇敢,这就是我给你的礼物……让从今以后的一千年大海的歌里,让龙儿们传唱你的名字!”

是给这位同学的赠图!
@君归归归归归归
祝小崽子早日找到好盆友!
至此——
敬礼!

崽子……
可能另一个崽子的委托(其实是自己凑上去要画的……)可能要等下星期了
向日葵,向日而生。
莫名觉得适合。

这里Deusk.
第一次发乐乎。给自己弄了个新头像
大儿子设定……貌似?!
长期屯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