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鸮

准高一生。更画不定。

钢之城绯闻实录

Dear Barnes:

一个关于塑料友谊的故事。
最后有新墙头抢戏!!






    这场关于绯闻与八卦的激情(并没有)讨论发生在某一次联谊赛后,两位主人公霸占了休息室c位的沙发。


    “所以……你们真的不是……?”赤焰七星有一张典型乖宝宝的正经面孔,他无辜至极地举着某竞技圈知名八卦杂志的最新刊。


    “我觉得上面说的有道理。”青飘飘良好的家教告诉她笑出声是不礼貌的,所以她只把那双漂亮眼睛弯起来,弯成两道月牙。


    “你俩就直说吧!我们保证大力支持!”并不算大的休息室挤满了人和乌甲威龙的噪音,钢千翅略带嫌弃地把肩膀上那只爪子撸下去,头疼得皱起眉,和铠甲神交换了一个烦不胜烦的眼神。


    真让人头秃\真令人脸大。


    “我们真的没有那什么……感人肺腑的情意绵绵的恋爱故事。”钢千翅无奈地解释,把后脑仰在沙发靠背上发出一声惆怅的近似呻吟的叹息。“你们以后少看乱七八糟的杂志,上面还说紫云和飘飘是一对呢。”


    “确实啊。”紫云金甲云淡风轻。


    “哦。”众人点头。


    …………


    “啊!”众人吓一跳。


    青飘飘冲他们吐了吐粉红色小舌头,眨出一个wink~☆


    “但我们真的不是。”被打脸的钢千翅试图挽救,无理力争。他指了指铠甲神又指了指自己。“从哪儿看出得契合?”


    好问题。一干目光雪亮雪亮地在两人之间来回。


    铠甲神习惯性腰背笔挺,十指相扣摆在因翘着腿而交叠的膝盖上,将门之风;钢千翅散漫地斜倚扶手,两条长腿随意向外抻开,大马金刀。


    好问题……。


    “互补。”紫云金甲一语道破天机。


    铠甲神上身晃了晃,都想给他跪下。


    “对的呀。而且你们平时的相处也很像……嗯!”苗纹纹长睫扑闪,眼瞳晶晶亮。


    “你们带坏了一个天使!”钢千翅痛心疾首,他抓了抓额前金发,“好吧……如果队长是纹纹这样柔软的女孩子我一定会爱上他行了吧。”


    “实际上,不论钢千翅是不是女孩子我都不会爱他的。”铠甲神紧接着说,甚至顶着浓烈到近乎实质的“快看这有个渣男”的目光转过头对他的搭档微微一哂。“我发誓。”


    “呵呵。”钢千翅把棒棒糖的糖纸拆开,还没碰到嘴唇就被蛮横地夺下来。“啧。”他冲嫌疑人翻了个白眼,铠甲神见怪不怪地把糖扔进垃圾桶,并心安理得地顶上“浪费粮食”的罪名。


    “你凭什么看不上我哥!”第一千吹钢甲炮蹦起来抗议,又被铜角王强行镇压。“你闭嘴……”钢千翅觉得自己莫名掉价了不少。


    “你们也看见了。”铠甲神耸耸肩,“我们其实……并不算特别合得来。”


    “我们经常吵架。”钢千翅冷哼。


    “或者说,每天。”铠甲神补充。


    “为了乱七八糟的训练计划。”


    “你从没执行过。”


    “你不觉得那份计划详细过头了吗?”钢千翅不屑一顾地挑起下巴。“你的老妈子毛病改不好了是不是。”


    “我是你的队长。”铠甲神表情都没换一个,他总能将任何话说的义正言辞,“我要对你负责。”


    “我连成人赛都参加过,为什么要你对我负责?!”


    “你是我的队友我就需要保证你的安全。”


    “这就是狮鹫骑多出来一个丑的要死的后杠的理由?”


    “当然,不全是。”铠甲神舔了一下唇角,微笑。


    “嗯哼?”


    “因为它丑的要死。”


    “靠。”钢千翅翻了个白眼,对他竖了个姿势标准仪态大方的中指。铠甲神对此的回应只是将架高的左腿换成右腿,眼神都不错一分。


    “原来铠甲神是切开黑吗?”青飘飘和苗纹纹咬耳朵,“第一次见呢……”两人心照不宣地点了点头。


    “而且他是个咸党,万恶的。”钢千翅继续控诉,显然在为刚刚壮烈的棒棒糖打抱不平。


    “你不能因为我限制你的糖分摄入就愤咸嫉俗。”铠甲神挑了挑眉,“为了你的牙和你的体重。”


    钢千翅直起身在他劲瘦的拥有流畅线条的小腿上拍了拍,“圣兽队第一男模,你不服也得憋着。”


    “普通朋友还管这个吗??”钢甲炮后知后觉地尝出味来,茫茫然地转头问紫云金甲。


    “很显然他们不是普通朋友。”紫云金甲和蔼地摸了摸男孩的脑袋。


     “我们不是梁山伯与罗密欧。”钢千翅叹气。


     “也不是程蝶衣和段小楼。”铠甲神想了想才补充。


     “不是花满楼和陆小凤。”


     “充其量算罗杰斯和巴恩斯。”


    “综上,我们真的,只是朋友……最好的朋友。”钢千翅说着,向旁侧伸出一只手去。


    “最多算是搭档。”铠甲神脸色平静,看也没看便抬手,在空中和他漂亮地击掌。


    “你们信了吗?”赤焰七星总算从那本杂志上抬起头,看到很神奇很统一的一幕。


    嗯,一边摇头一边敷衍地回答。“信,真的信了。”


    就像相信美队和冬兵纯洁的冰棍友谊一样。
   
   

评论

热度(268)

  1. 安鸮Dear Barnes 转载了此文字